首页 主页 > 新闻媒体 >

青年文学|不愿伤害母亲的同时,更无法无视父亲的存在


发布日期:2017-10-08 13:22 浏览次数: 字体:【

  一个月里,海的母亲来了五天,说孙子好小,芸没见过其他未满月的小孩子也没在意。其余的时间里,芸的妈妈和海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,细心呵护。满月的那一天,按乡人的习俗,是要回娘家住的,下车的时候,小外甥是要舅妈亲自抱的,因弟弟还小,就请邻家嫂嫂来抱孩子了。抱起孩子的那一刻,嫂嫂说:“好大的外甥啊”!天真的芸还为这句话开心了好一阵呢。直到饭后到邻家大婶那看到她也刚满月的孩子,芸才知道自己的儿子有多小。怪不得医生不给称呢,现在想来,儿子刚出生的时候,头尖尖的,有拳头大小,满脸的皱纹,好丑哦,像个核桃“小老头儿”。小手脖有手指一样粗,手指好细哦。大概有两三斤重吧。那时起,芸不再挑食,精心照料孩子,一百天的时候,芸的儿子和邻家大婶出生时八斤的孩子一样大,因当时条件的关系,芸的儿子更红润,更健康。一岁多的时候,芸的儿子白净、漂亮、乖巧又可爱。是全家人手心里的宝。如果没有这以后的变故,芸的儿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。
  
  今天,芸的儿子即将长大成人,他想用另一种方式回报养育他的父母。芸了解这孩子的个性,她也想用另一种方式让儿子心甘情愿背起书包,去走他这个年龄属于他自己的人生道路。他毕竟还小,财富无法弥补他将来知识的匮乏。芸就儿子的现状给海打了个电话,芸知道海欠自己和孩子的太多,他无法以身作则,更无法和孩子沟通。他只能……正如芸意料中的一样,海的咆哮,儿子的不屑。更激发了海的愤怒。在和芸无理取闹的一番争吵之后困兽一样来回不停地在室内游走,然后打开冰箱,大口大口地灌着啤酒。一杯接一杯……那酒里,除了海的无奈,更多的是海灵魂的忏悔。芸的泪也就那样一行一行地流。儿子坐在芸的身边,一声不吭,不停地变换着电视频道,芸留意着他,他眼角的余光时不时地撇向他的父亲,是怜惜,那个他即恨又爱的人。毕竟血浓于水啊!他是个孝子,不愿伤害母亲的同时,更无法无视父亲的存在,他知道在他身边的两个人是他生命里最亲的人。海出去了,一个人在大街上垂头丧气,他曾经是儿子伟岸的山,可现在,哎……
  
  儿子开口了,“家和万事兴,如果家都不合了,还兴什么呢?妈妈,我明天就去上学,我不想看到因为我不去上学而把你们刺激成这样,我怕爸爸会疯掉”。芸拉着儿子的手,温柔地注视着儿子的脸,“儿子,其实,你爸爸他一直很爱你,只是你们父子疏于交流,也是你不给他机会,让他找不到合适的方式表达他对你的爱“。儿子点头,妈妈,我知道。然后,母子俩心照不宣,各拿球拍下楼,头三局,儿子首战告捷。后两局母亲连连获胜,势不可挡。只有芸心里明白,是儿子在让着她,儿子只想看到妈妈开心的笑。今早,儿子收拾好书包,吃了早餐,很开心的去上学,芸第一次没有去送他。也同意了海想送儿子去上学的请求,看到海和儿子的背影渐行渐远,芸知道,儿子的心里,少了阴影,多了阳光。
  
信息来源:中国青年网
打印 关闭

上一篇:【台州共青团】祝福声中有多少人偷偷拭去腮边的泪
下一篇:没有了
版权所有 ©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台州市委员会 网址:http://www.hntonghuali.com.cn 邮编:318000 电话:0576-88511001
E-mail: hntonghuali@163.com 时时彩大底:浙ICP备05000020号

Produced By http://www.hntonghuali.com.cn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